陳先

日光之下 並無新事

最近很痛快地哭了一场,觉得释然。那些苦难终于会过去,感谢你们陪我走过这样一段黑暗的时光,如果有机会,你们祈愿的那些美好的结局我都写给你。现在,就先委屈在我这些不得不悲哀的故事里承受苦难。

2018-08-14

可太阳不是我们的,我们要睡了。

2018-07-23

早睡都是女人们的鬼话 唯有我女朋友是真的早睡

2018-07-21

大号不打算更德云社相关了
偷偷指路专用小号@冰与火锅之歌 

2018-07-18

半夜吐槽 什么 孟先生整比我大了一轮

2018-07-17

对不起还是脑洞
梅迎飞早在家里结婚生子,但秦霄贤苦苦求而不得地等待,一年又一年,大家都红了,只剩下他自己穷困潦倒,一见杨过误终身,层楼误少年。梅九亮是白月光,但他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冬天,不论回来的回不来的只有梅迎飞。
暴露了,其实我是一个be写手(掉粉言论)

还是请假 集训加剧组开机 大概会失联

我发誓山高水长绝对不坑

2018-07-16

存梗 童养媳秦霄贤x煤老板儿子梅九亮

2018-07-15

最近更文很勤 主要靠的是爱和头发

2018-07-15

风月有信 贤梅

*一点点良堂 私心tag



秦霄贤有些不安。
白毛衣卷下一圈的领子让他看起来干净又清爽,他伸开胳膊,衣服上的每一道褶都称心如意,看起来随便的裤腰高度是出门前反复检查过的,但他还是跑去卫生间的镜子前扭着脖子各种角度看自己的发型,然后悄悄用手捏了几缕形状。

他一遍一遍地确认即将抵达的航班,没有延误,没有事故。首都机场的大玻璃窗外心情颇好地飘着几朵云,入眼的是一片调色板调出来似的蓝,北京今年的空气真的好太多,秦霄贤满意地点头。扭正因抬手而滑动的手表,他惯爱戴窄皮质的表带,腕子上这条是前些年梅梅送的礼物。

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着到港信息,秦霄贤不打算再坐下,怕浑身上下出了差错。T3航站楼人...

2018-07-15
1 / 10

© 陳先 | Powered by LOFTER